十一、

飞飞不哭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小说屋 www.xswu.com,最快更新回春堂外传最新章节!

    送走了宾客,忙碌了一天的妙手无不自豪地站在院子里,看着一片凌乱的景象,抽着烟袋自顾自笑着,他完成了这辈子除了自己结婚之外的第二件大事,就是给儿子娶了媳妇,他的脸在酒精的刺激下微微泛红,他喝了很多酒,发自内心的兴奋让他举起酒杯来者不拒,他的所有快乐和兴奋随着一口口吞饮而下的酒漂浮在脸上,当他觉得脚步踉跄的时候,他越发显示出对酒精的渴望和期待,他想着着这种推杯换盏间的愉悦。

    他偷偷瞥了一眼自己的房间,看见媳妇正在忙着收拾自己的房间,然后又转过头来向两个孩子的房间望去,红烛发出的微弱的光芒随着微风跳动,他想看到点什么,却又不知道想要看到什么,他心里默默说了句,加油,给我造个大胖孙子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屋里的人影在动,幻想着他们在做什么。这一切勾起了他骚动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妙手跑回房间,对着忙碌的媳妇坏笑着,媳妇依旧自顾自的忙着,没有管他,而他就一直坏笑着。

    他见媳妇没反应,走到她身后,一把从背后抱住她,媳妇,今晚咱俩也入个洞房?

    夫人一把推开他,一边去,孩子结婚,你也跟着凑什么热闹,就你那软蛋玩意,我早就不指望了,去去去,我干活呢。

    妙手听了她的话,却愈发兴奋,又走上前去,抱住媳妇,软蛋?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洞房的滋味。然后一用劲将媳妇抗在肩上往床上走去。

    你个老东西放我下来,我自己走,哎哟,疼,我的腰。

    借着酒劲,妙手哪里听下去她的叫喊,把她扔在床上,吹灭了蜡烛。

    回春和二牛终于盼到了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烛夜,宾客还未完全散去的时候就早早回房,美其名曰太累要早点休息,其实这也只是个骗不了人的幌子罢了。

    回春一脚跨进房间就转身关门,一下夹住了自己的另一只还在门外的脚,疼得哎哟一声蹲在地上,听到声响的婉儿坐在床头捂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回春转过头说,这门槛太高,经常磕到,你也不要笑,以后你进出门也得注意点,别怪我没提醒你,我今天就是故意给你做个示范。

    我又不会笑话你,你不要找借口,我盖头还没掀,怎么能看到?婉儿说。

    那……你听声音也一样,反正你以后注意点就行了。

    回春站起来关了门,又牢牢将门闩顶死,他以前睡觉从来不顶门闩。

    慢慢走到床头,看着静静坐在床头的婉儿,精致的盖头下是纤细的身材,婉儿感觉到回春正在靠近,便低下了头,他双手摆在腿上摆弄着粉丝的帕子,回春看着她凸起的胸脯,被大红的礼服包裹得圆润丰满,她细长的双腿像是在梦里见过的女子,回春想,如果脱了衣服,一定是又白又嫩,他感觉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,又感觉下身又不听话得膨胀了。

    婉儿用脚尖踢了他一下,愣着干嘛呢,还不给我把盖头先开,桌上有……

    回春一伸手,将盖头掀掉在地上,看着婉儿惊愕地脸。一脸不开心的说,你干嘛呢,桌上不是有喜秤嘛,看你平时仪表堂堂,怎么这么不守规矩。

    回春哪有心思去拿喜秤,他找着借口狡辩着,哪有那么多繁文缛节,用手多直接,可以快点看到你。

    婉儿假装生气,哼,救你会狡辩。

    他看着婉儿温润如玉的脸,闭着眼睛慢慢将头靠了过去,他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,慢慢地她也听到了婉儿的呼吸声,他闻到淡淡的香味,他的脸越靠越近,感觉到了婉儿的体温,他猛然将嘴唇不偏不倚地贴在婉儿的嘴唇上,婉儿也不动他睁开眼睛发现婉儿正瞪大着眼睛看着他,两个人就这么贴着嘴唇四目相对,然后他一把抱住婉儿,将她推倒在床上,试图用舌头打开婉儿咬得紧紧的牙齿,他从婉儿后背抽出一只手在婉儿身上胡乱摸着,想找到可以直接抚摸到皮肤的入口,摸了很久,解掉一个个扣子,他终于毫无阻挡地摸到了她的腰,他的舌头搅动着,打开了她的牙齿,手从腰部游走到了肚子上,又游离到了胸脯,他终于摸到了期待了已久的坚挺的胸脯,他浑身像触电一样,一哆嗦,一股暖流倾泻而出,他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婉儿身上。

    婉儿正紧张而又好奇地期待着回春的下一个动作,却发现他不动了,怎么啦?是不是是洞房结束了?她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回春看着她单纯无辜的脸,摇了摇头,不……不是……等我一下,洞房还没开始。

    他从婉儿身上爬起来,跑到里屋,脱了衣服,心里暗暗骂了一句,不争气的东西。他擦掉那股不争气的暖流,用凉水洗了把脸,年轻人的精神气又重新焕发起来了。他回味着婉儿那坚挺的胸部,让他欲罢不能,他走到床前,发现婉儿依旧躺在那里,和之前的姿势一样。现在的他比刚才冷静许多,他慢慢解掉婉儿的扣子,一件,两件,三件……九件。

    我去,怎么穿这么多衣服,回春抱怨着。

    娘说了,出嫁时,穿得越多,让你越难解,以后你就会越重视我。婉儿小声说。

    婉儿像只温顺的小猫,任他一件一件脱掉自己的衣服,直到将雪白的身体暴露在回春面前,她蜷缩着双腿,双手护着胸部,然后突然想起来扯过被子盖在身上。

    回春将婉儿抱着放在床的正中央,此时她是回春不忍割舍的尤物,回春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,爬到床上抱着婉儿就是一阵猛亲,婉儿顺从地张开嘴任他的舌头在自己口中搅动,回春趴在她身上双手握住她的胸脯用力揉捏着,婉儿不仅不感觉到疼痛反而觉得莫名的舒服和享受,她轻轻的呻吟,回春将舌头从他口中移到了脸颊,耳朵,脖子,她感觉全身发烫,很难受,她小心翼翼地将双手抬起放在回春的背上,感觉到了男人火热的身体和紧绷的肌肉,她不自觉移动着双手,回春的手慢慢往下试探,划过腰部,划到了腿上……

    在回春的指引下,两个人都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,婉儿感觉到男女之间的**竟然如此神奇和美妙,虽然身体还有点隐隐作痛,但是却开始期待这种感觉,回春的第三次热泉喷涌终于用在了自己的女人身上,他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,握着婉儿的手。

    婉儿问,这就是洞房。

    嗯。他有气无力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各位不要好奇回春为什么如此深谙男女之事,他既不是老司机也没有过这样的经验,只因为他是郎中,医术有专门的描述,这种书对于普通人来说是*****但是对于专业人士来说,那就叫教材。